最全疤痕预防攻略|一文读懂
TIME:2018-11-27 12:11:59
首页 > 医药视界 > 皮肤科 > 正文

说到疤痕,人们脑海中总是浮现出红肿凸起的样子。其实适度的疤痕形成,是机体修复创面的正常表现,有积极的作用,是人们所期待的,也就是生理性瘢痕——这种我们不用处理。

 

而令我们谈「疤」色变的,则是由于组织损伤后非再生愈合导致的病理性瘢痕,是一种血液循环不良、结构异常、神经分布错乱的纤维化病变。包括增生性瘢痕和瘢痕疙瘩等[1]。
 


 

病理性瘢痕的发生机理

 

 

 

瘢痕是创面过度愈合的一种表现。在正常愈合过程中,胶原的合成代谢与降解代谢保持平衡;但如果在愈合过程中,伤口受到各种因素如体外因素(皮肤感染、张力、青春期、家族倾向)或体内因素(内分泌紊乱、生物化学因素)的干扰,胶原的平衡被打破,胶原的合成明显超过降解,就会最终导致胶原的大量沉积,形成病理性瘢痕[2]。

目前尚无特效治疗瘢痕的方法,而常用的手术切除又是对皮肤的新的创伤。因此,瘢痕的预防具有更重要的意义。

 

 

疤痕预防

 

 

 

- 瘢痕形成前的预防 -

 

1、伤口处理

 

如果伤口是由于外伤、烧伤等因素引起的较严重皮肤缺损,这类损伤的瘢痕预防的重点是预防和控制感染,彻底清创,防止异物残留,并将皮缘修剪整齐,充分止血,防止血肿,促进创面早日愈合。

 

2、缝合

 

手术切口也会造成疤痕形成。因此,设计最小张力的手术切口,对预防瘢痕增生十分重要。手术切口的设计应尽量沿着皮肤的最小张力线或与蓝格纹(Langer’s lines),避免在活动较多的部位做切口[3]。皮下缝合法既能进行皮下减张,又能很好地避免缝线刺激真皮促进瘢痕增生。
3、皮肤减张器

 

在瘢痕整形手术后,可将皮肤减张器外贴于的皮肤切口处,将伤口的张力转移至伤口外的正常皮肤上,可有效减少早期未愈伤口和后期愈合伤口 的局部张力,效果明确[4]。

 

- 瘢痕形成期的预防 -

 

此类主要针对创面已愈合、但尚未成熟的瘢痕增生过程,采取措施尽量减少瘢痕的增生,过渡到瘢痕重塑期。

 

1、疤痕贴/膏

 

即硅凝胶产品,如临床上常用的仙卡和芭克。其机制可能是减少皮下水分蒸发,从而通过表皮-真皮信号转导通路影响成纤维细胞的活性[5]。需要注意的是,硅凝胶产品的使用必须在伤口完全愈合后,连续使用至少1个月,每天至少12h。

 

2、肉毒素A

 

肉毒素能够松弛骨骼肌,常用于除皱美容。由于切口张力是影响瘢痕形成的重要因素,因此,肉毒素A可通过麻痹伤口周围肌纤维、减小张力来实现瘢痕的预防[6]。

 

3、口服药物

 

研究显示,中成药提取物积雪草苷具有抑制瘢痕增生和色素合成代谢的作用。积雪苷片的主要成分是积雪草苷,已成为瘢痕疙瘩术后的后续防治药物,且效果良好。在切口愈合并拆除缝线后开始服用积雪苷片,每次24 mg,一日3次,连续服用6个月。服药期间禁食辛辣刺激食物[7]。

 

4、激素等

 

激素能够减轻伤口周围的炎症反应,减少成纤维细胞的增殖并且使局部组织缺氧,从而降低了瘢痕内胶原和黏多糖的合成。

 

Toshihiko等报道,早期预防性地在手术切口周围注射糖皮质激素,能够有效地预防病理性瘢痕的复发[8]。

 


5、放射治疗

 

放射疗法可以减轻患者的疼痛、瘙痒及抑制瘢痕疙瘩的生长,目前常用来预防手术切除瘢痕疙瘩后复发的预防。

 

目前主张术后24小时内进行首次放疗,每天照射一次,每次300-500 rad,在2周内给予1500-2000 rad,小剂量长疗程的治疗方法。

本文参考文献:

[1] Mokos ZB, Jović A, Grgurević L, Dumić-Čule I, Kostović K, Čeović R, et al. Current Therapeutic Approach to Hypertrophic Scars. Front Med. 2017;4:1049-11.

[2] Wolfram D, Tzankov A, Pülzl P, Piza-Katzer H. Hypertrophic Scars and Keloids—A Review of Their Pathophysiology, Risk Factors, and Therapeutic Management. Dermatol Surg. 2009;35:171-81.

[3] Wilhelmi BJ, Blackwell SJ, Phillips LG. Langer's lines: to use or not to use1999.

[4] 陈立彬, 陈亚红, 高振, 等. 皮肤伤口减张器抑制切口瘢痕作用的临床观察[J]. 组织工程与重建外科杂志, 2015 (2015 年 05): 316-319.

[5] Block L, Gosain A, King TW. Emerging Therapies for Scar Prevention. Advances in Wound Care. 2015;4:607-14.

[6] Ziade M, Domergue S, Batifol D, Jreige R, Sebbane M, Goudot P, et al. Use of botulinum toxin type A to improve treatment of facial wounds: A prospective randomised study. British Journal of Plastic Surgery. 2013;66:209-14.

[7] 隋富强, 王友彬. 积雪苷片在瘢痕疙瘩切除并放疗后的应用[J]. 世界临床药物, 2013, 34(6): 339-341.

[8] Hayashi T, Furukawa H, Oyama A, Funayama E, Saito A, Murao N, et al. A New Uniform Protocol of Combined Corticosteroid Injections and Ointment Application Reduces Recurrence Rates After Surgical Keloid/Hypertrophic Scar Excision. Dermatol Surg. 2012;38:893-7.

来源:dhy 智能皮肤


用户评论
会员登录
相关推荐